教室外的文字溝通力,國文老師教我的終身技能

目錄

國文課應該教什麼,怎麼教,一直是教學課網中的大哉問。先放下升學主義不說,撇開文人情懷不談,在強調學以致用的今天,部份迂腐的古文已不合時宜,死記硬背的注釋與成語只是揠苗助長,淺顯易懂的白話文看似為合適選擇,但過於淺顯易懂也讓人覺得「有學的必要嗎」、「語言不是可以拿來溝通就好了嗎」。

是的,語言是拿來溝通的,但要培養良好的溝通能力,一點都不簡單。

把話說清楚的能力

這是一個文字溝通頻率最高的時代。由於社群軟體的發達,過去打電話才能解決的事,現在可能都用文字訊息;甚至許多過去沒有機會接觸的陌生人或名人,現在也能透過FB聊上兩句。

回想一下,在爸媽開始使用LINE之前,你最後一次用文字和他們溝通是什麼時候?可能是家裡冰箱上的便利貼,或是學校要求寄回家的母親節、父親節卡片。

哲學家及作家朱家安曾經寫過一篇文章,〈年輕人不喜歡講電話──有什麼問題嗎?〉,也在討論這件事。這個時代,很多人希望不緊急的事可以發個mail或訊息即可,不一定要打電話,使得我們使用文字溝通的頻率增加。

除了生活情境外,對於職場工作者來說,上班很多時間的溝通都是用E-mail、Skype、Line等通訊軟體,有些人打出來的內容就是很看不懂,用詞不精確,斷句沒邏輯。

把話說清楚很重要嗎?超重要。
說話說清楚分為三個層次:讓人聽得懂、讓人聽得清楚、讓人賞心悅目。

偏偏有些人,他們覺得語言就是拿來溝通的,只要別人聽得懂即可,但你真的確定你講的話別人聽得懂嗎?

實用主義的國文課應該學什麼

在學語言的時候,我們通常會分為聽、說、讀、寫四個部份,其中聽與讀是輸入,說與寫是輸出。

輸出,尤其是輸出中的寫作寫作能力,是這篇文章的重點。
如果你不甘只是個接收者,有自己的話想說,想透過見解影響他人,想擲地有聲,想震聾發聵,…。

層次1. 打看得懂的訊息,發看得懂的Mail

有一次,坐我旁邊的同事A和另一位同事B在公司群組中起了爭執,同事B飛快地打了好多訊息,看起來好生氣好生氣。其他不相干的人像是看直播一樣,一邊開著群組,一邊繼續做事。這時,同事C走過來。

「欸,他在講什麼鬼?有人看得懂他的斷句和邏輯嗎?」同事C。
「不知道,叫他講人話好嗎?」同事A。

我猜,螢幕前的你快速點頭像是裁縫機,腦中出現某個名字但揮不去。

很多年輕一輩不太會用標點符號。平常在LINE、FB打了很多字,但都是以空格或換行處理。久了,不知道標點符號怎麼用,不曉得逗號和分號的差別。經常整段文章寫下來,只有兩個符號,逗號和句號。

相反,另一個有趣的現象,許多中高齡者使用網路服務時,依然保留舊有習慣的書寫習慣,每一句都乖乖標點。

層次2. 寫長文

在工作中,許多人都有機會寫各式各樣的說明文件,不管是工程師要寫程式註解、寫說明文件,或是客服部門要寫SOP。說明文件的目的是規模化,只有你一個人能力強還不夠,你要複製出一群和你一樣強的隊友。

除了規模化外,說明文件的另一個目的是降低組織成本,這裡的成本則為知識傳承的成本。像是新人到職後,如何了解團隊規範,快速上手,或是組織中的資深員工離職後,前朝往事沒人能說得明白,所以一直重蹈覆徹。

Content Protection by DMCA.com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