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耳朵借我》我用故事還你 | 書評
×

《耳朵借我》我用故事還你 | 書評

馬世芳
新經典文化,2014
評價 ★★★★★

我很喜歡聽馬世芳、李宗盛、羅大佑這些音樂人說話,聽他們說經典歌曲背後的故事;聽流行音樂用一種獨特的方式記錄政治歷史;聽那個歌詞中不只小情小愛,不只市場導向的年代;聽音樂圈的黃金時期;聽九〇後的我們來不及見識的盛況。

有一次,老爸跟我說,「看現在的流行音樂什麼樣子,哪像以前的民歌,很多是用詩下去改編,那氣質完全不一樣。」語氣中帶著點驕傲,帶著一種你沒見過世面的優越感。

我很想反駁,很想說每個年代都有自己的處境和難題,但在不清楚自己反駁的是什麼之前,所有作為都顯得不理性。就像無知如我,在第一屆或第二屆星光大道的決賽中,才真正認識李宗盛。

為了反駁而搜證,下場如同那個久遠但我深愛的例子:韓愈為了反對佛教而鑽研佛經,卻讓佛教思想默化成人格的一部份。(這是高中某一堂國文課莫名記下的例子,多年後還深怕夢碎似的跟中文系朋友求證。)

最近看馬世芳《耳朵借我》,當中有這樣一段。
「自古以來,從來沒有哪個政權是被音樂唱垮的、沒有哪場革命是靠歌成就的,不過,一場沒有歌的革命,在集體記憶裡該是多麼失色呢。」

今天是二二八。同樣,我們出生太晚,對這一大段歷史沒有強烈共鳴。
但我會試著理解,從美麗島,從龍的傳人,從亞細亞的孤兒。

書裡還有一章,寫萬能青年旅店,寫中國二三線城市的狀態,我們這代人的無奈。
我想起Youtube上一段影片,梁文道與陳丹青對談,「很多鄉下的孩子也不去學校了,就這樣在村子裡待著;也不是在等什麼,等,你至少會有個目標」。

我想起課堂上,那個學生誠懇的對馬老師說,「我覺得我們這一代人過得太爽、太舒服,都沒有可以反叛的東西了。」

我想起科技界的他們說,機器人普及的未來,最大的悲哀是失去人生目標,也想起前幾天看到的文章。
http://www.storm.mg/lifestyle/226540

最後,我也推薦馬世芳同樣名為〈耳朵借我〉的廣播播目,非常適合在開車或慵懶的假日服用。


網路書店連結

博客來《耳朵借我》

Aron

以前用MIX這個名字在網路打滾,後來改為Aron。工業設計系畢業,曾任職知名品牌行銷企劃,做點設計,寫文案也寫網站;目前擔任零售業數據分析師。最近開始玩截拳道、單輪車和Python量化投資。